欢迎访问水月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收下公公二婚喜帖,我一见婆婆就逃

时间: 2019-11-13 | 作者:贰瓶子 | 来源: 水月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把你的美好,装进我的瓶子。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/无微

  Hello,瓶子的连载《你曾许我一世暖阳》已完结,后台回复【暖阳】可提取全部汇总。

  《你曾许我一世暖阳》系列连载《针锋相对》,也已完结,后台回复【针锋相对】可提取全部汇总。

  今天这是新连载《一言既诺》的第24篇,也很好看呀~希望大家喜欢。

  1.漏接婆婆3个电话,我挨了顿打

  2.气焰万丈的婆婆,在我们亲热时推门而入

  3.婆婆即将被绿,放下身段向我打听妖女

  4. 60岁公婆闹离婚,我和老公鸡飞狗跳

  5. 婆婆离婚后,在我家搅弄风云

  6.听说我要回娘家,老公下意识捂住了钱包

  7.我和婆婆吵架,老公耳朵一捂弹开了

  8.公公被新欢滋润后,天天红光满面

  9.大肚婆死后,他老公赖上了我

  10.我和公公新欢的见面会,婆婆杀到现场

  11.炮仗婆婆撕小妖,我麻溜撤了

  12.女霸王婆婆偷我户口本,去银行查我存款

  13.我全瘫4年后,模范老公当面越轨了

  14.老公在家常备的酸奶,是保姆爱喝的那款

  15.我爸公然和保姆好了,老公觉得可以

  16.妈妈去世两天,渣爸和小妖死灰复燃

  17.老公救我爸进了急救,婆婆脸都黑了

  18.流产后,婆婆的情敌救了我

  19.我跟初恋甜蜜叙旧,被厉害婆婆抓包了

  20.我才病15天,婆婆趁机夺财政大权

  21.婆婆替我老公谈离婚,口气像买菜

  22.我在手术室,一刀把男友治成了全瘫

  23.4天没见,老公和我初恋好了

1

  季唯仁和秦书眉的这份请柬,让伊颜和季诺回自己的家就像做贼。

  他们没有提前告诉高落梅回家的时间,因为高落梅最近报名参加了小区某支广场舞队伍,据说过段时间要去比赛。

  飞机早上9点到达,正好是老太太练舞的时间。

  伊颜想先回父亲家,和伊云志还有伊扬见见,下午再去医院见见大伙,至于回自己家,可以等季诺去公司打个转后接了季辰再一起回家。

  晚上一家三口加婆婆高落梅一起庆祝。

  “你说妈妈知道吗?”伊颜瞅着手机屏幕上那硕大的红色电子请柬就着急。

  “应该不知道,知道的话肯定早就闹翻天了,还会这么安静?”季诺也犯愁,老妈刚刚情绪好点,这些日子忙也没空作太多妖,又平地起波澜了。

  “可是也瞒不了很久啊。”伊颜大声叹了口气。

  季诺抿抿嘴,真是脑壳疼,这老爹,结婚就结婚,搞那么隆重干嘛?你结婚去了可幸福了,这边还有个奉献了青春的女人呢。

  季唯仁真是一辈子不开窍,女人,无论60还是6岁,这样赤LL的羞辱都是受不了的。

  离婚一个月,前夫就再找了,离婚半年多,前夫就再婚。

  而再婚对象,处处碾压自己,不管自尊还是情感,怎么可能受得了。

  季诺叹了口气:“老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总以为我把钱都给妈妈了还不够吗?可是他总是忘了,有时候,人要的,不仅仅是钱而已。”

  伊颜不说话,她其实对婚姻有点灰心,不是对她和季诺的婚姻,而是对父辈的婚姻。

  就像她父母,恩爱一辈子,出/轨毁一生。

  而她公婆,纠缠一辈子,转眼爱别人。

  当初的爱是真的,如今的不爱也是真的,这样一句“是真的”,被抛弃者,被留下者,被突然不爱者,怎会不痛?

2

  季诺嘟囔着:“本来你眼睛好了是大喜事,我还准备庆祝个三天三夜呢,这岔打的……”

  “没心情了?不庆祝了?”伊颜斜睨了他一眼。

  “不!”季诺求生欲很顽强,“怎么可能?我爸就是再结十次婚和这个也没得比。”

  伊颜哈哈大笑,亲昵地拧了拧季诺的耳朵。

  其实就看在这么好的老公面子上,她也不会太恨高落梅,毕竟,对方纵有千般不是,对家庭的这颗心,总归是好的。

  伊颜望着自己重新看到的这个世界,心里感慨万分:“其实我挺谢谢妈妈这段时间对季辰的照顾的,如果没有她,就得麻烦我爸了,可我爸最近还在吃药。”

  而且因伊颜的事,伊云志最近吃药的剂量一直在增加,他常常担心女儿担心到彻夜不眠。

  “如果妈也能有第二春该有多好啊。”伊颜发自肺腑地说。

  季诺不说话,只是叹气。

  回娘家,回医院,重见光明的伊颜自然是大受欢迎,但是一整天心里都怀揣着季唯仁再婚的事。她有些心神不宁,总担心会出事。

  果然,还是出事了,在他们回到家没多久。

  晚上九点,陪季辰疯了一场的季诺刚把儿子哄睡着,自己也正昏昏欲睡的时候,就被伊颜重重推醒。

  “季诺,老公,快醒醒!你妈出去了。”伊颜推他。

  一个激灵,季诺睁开了眼睛,立即爬起来,回来几个小时他们小夫妻就没敢放肆,一直提着这颗心,还在说和不说,怎么说何时说之间徘徊呢。

  “叫你早点说早点说。”伊颜看东西还是有些模糊,没敢太动,也有点着急。

  她看今天回来之后见高落梅状态还行,也没有沮丧的样子,也没有暴躁的样子,就一时心存侥幸,觉得她可能还不知道呢。

  却忘了,万事无侥幸。

3

  季诺匆匆忙忙下楼去追母亲,才刚下楼,就没看见高落梅的身影,心里不禁着急起来,刚才出门他看了一眼,老娘没带手机。

  楼下遛狗的邻居说看见高落梅往门口小区走了,季诺拔腿就跑。

  刚跑到小区门口,就看见高落梅上了一辆出租车,季诺扯开嗓子叫了两声都没有回应,只得坐上另一辆车跟了上去。

  开着开着,季诺明白高落梅要干嘛了,明白了,心里也突然疼痛起来。

  高落梅在妇幼后面一栋宿舍楼前停了很久,随后又去了他爷爷奶奶拆迁前的那片地。

  可惜那片地已经变成了高架桥。

  高落梅在那一块踟蹰的时候,再也没忍住的季诺,下车冲了过去。

  “妈,我们回家。”他拦着有些茫然,不知道在找什么的高落梅的肩,就想往回走。

  “你等会儿。”高落梅脚下生了钉,不动分毫。

  她在高架桥底下,指着那一大片被铁丝网围起来的绿地:“那……咋变成这样了呢?”

  季诺不说话,夜风很大,深冬的风冰凉刺骨,却怎么都比不过人世沧桑给人带来的寒意吧?

  高落梅站在铁丝网旁,趴着铁丝网伸长脖子往里看,可惜,时光已去,她注定是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  季诺心里又难过又惋惜,疼惜母亲的心尖锐地痛了起来。

  他等了一会,看高落梅还是那副有点傻的样子,再度上去,揽着她的肩膀离开马路。

  “妈,你去哪,我今晚都陪你去。”

  “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?害我从别人那里得到消息,其实这件事今天早就传遍朋友圈吧?我却最后才知道。”高落梅问儿子。

  她红着眼睛,想不明白。

  “你们觉得这事能瞒住我吗?我和老季结婚35年,有多少共同的朋友,你们不说,别人告诉我的时候,我会有多难堪,你们想过吗?”

  高落梅愤愤不平,她是下午才知道这件事的,总有好事者把这种事告诉当事人,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。

4

  那被人转发过来的电子请柬,刺痛了高落梅的眼睛。

  上面那句“等一生终得所爱!”更加刺痛了她的心。

  这句话,是老季写的吗?还是那个秦书眉?

  “等一生终得所爱!”多讽刺,如果这是一生所爱,那她高落梅算什么?!

  从下午知道这个消息到傍晚儿子媳妇回家,她心里都焦躁不安,憋屈,愤懑,焦躁,还有不知所措,各种情绪就像八宝粥搅和在了一起。

  她想和儿子季诺说说,却在打开门的时候看到了儿子一家三口开心幸福的笑容,话就这样咽了下去。

  这几个月,她好像终于学会了一点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让它变成易燃易爆随时发作的火药桶。

  她等着,等着儿子和媳妇对他交代,交代这个请柬的事,也给她个安慰。

  可是等了几个小时,等到季辰都睡着了,季诺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  她感觉自己活了一辈子,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活了。

  好像做什么都不对,和老季的离婚他们说是她太强势,控制欲太强,和她在一起活得憋屈。

  和儿媳妇伊颜谈离婚,现在看来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这没多久,伊颜就重见了光明。人家小夫妻情比金坚,反而是她还落了个多管闲事的话柄。

  就算伊颜不说,自己应该也是得罪她了吧?

  高落梅惶惶然起来,她就是……活了一辈子,好像发现活错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

  “没有不告诉你。”季诺拼命地揉眉间,他陪着笑,“我是真的太困了,一早才下飞机,还上了一天班,时差还没倒过来呢。”

  “这件事不比你倒时差重要?”高落梅紧跟着一句。

  季诺在心里叹了口气,翻了个白眼……又来了!

  季诺的陪笑还是抚平了高落梅些许怨气,她没在儿子为什么没有及时告诉她上面纠结太久,毕竟,她今晚还有其它事要做。

5

  季诺陪着母亲开启了深夜怀旧之旅,或者叫光阴列车。

  可是光阴太长,而城市变化太大,很多东西,已经物是人非。

  站在一片建筑工地面前,高落梅吃惊地张大了嘴,半晌无话。

  “你的小学……”高落梅很意外,“怎么也改了?”

  季诺嗯了一声:“听说要扩建合并,变成一小的分校吧。”

  铁门被取下放置到了一边,学校大门变成了任进任出的虚设,夜里只有门卫和一条大狗守在门卫室,做出还有人上班的模样。

  看门大爷看了母子俩一眼,连问都没问就放他们进去了,大狗顺应主意,接着呼呼大睡。

  “你读小学后半段长得很快,几乎是撵不上的速度,人们都说半大小子,吃穷老子,那时候我是真明白了。”

  高落梅自顾自地往里走,季诺跟着。

  “你奶奶身体不好,糖尿病一辈子,又吃药又打针,麻烦死了,后来你爷爷死了,奶奶还搬过来和我们住了好些年才走。”

  “等你爷爷奶奶走了,你姥姥姥爷又开始生病住院,又是没完没了的照顾和送他们走,好像就一晃眼,你就大了。”

  夜风有点凉,季诺低头给伊颜发了个信息让她先睡。

  高落梅转到小学部那个升旗台前站了好久。

  季诺和母亲并肩而立。

  “你小时候长得又精神成绩又好,做了好几年升旗手呢,你还记得吗?”高落梅说起这些来,满脸骄傲。

  季诺哈哈一笑,他当然记得,那时候觉得可得意了,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,他小脸板得一脸正气凛然的模样,感觉自己真的肩负着保卫世界保卫和平的重大使命。

  高落梅神色之中全是怀念,怔怔的怀念。

  “诺诺,那是妈妈最好的时光。”

6

  那的确是高落梅最好的时光,20几年前的九十年代,高落梅有固定工作,收入中等,季唯仁是儿科医生,收入更加不错。

  那个时候,她不过三十多岁,是一个女人年龄和精力都最旺盛的年纪,带着孩子,照顾老人和家里,还上班,到处都被她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  季唯仁虽然不懂风情,虽然古板,虽然结婚结得心不甘情不愿,但他认命并且踏实。

  每个月的工资如实上交,从没有应酬,也没有虚架子,虽然过于没情趣,却也可靠。

  医院和工厂常发福利,医院收入不错,工厂效益也稳定,哪怕上世纪末国营厂下岗大潮对高落梅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影响。

  她是资深财务,谁下岗也不会轮到她啊。

  当年她意气风发,顺风顺水,连走路都带着风。

  如今这是怎么啦?好像也就不过一眨眼,所有一切都烟消云散。

  听话的儿子有了自己的小家,听话的老公也瞬间抛弃了她。

 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高落梅想不通也不想再想了,只是觉得累,她想找找昔日的痕迹,再寻摸一下往日的荣光。

  高落梅一意孤行要上楼顶,她想去看看学校的全景。

  “你就让妈妈上去看一眼吧,今晚去了三个地方,妇幼的老宿舍,早就改了,你爷爷奶奶的老房子,那也没了。”

  “只有这里,还有一点点老模样,现在也在扩建,等过几个月来,也都没有了。”

  “都没有了。”高落梅说着,抬脚就往黑黝黝的楼道走去,季诺赶忙跟了上去。

  冬夜月色下的楼顶安静而凄清,月光很亮,很适合怀旧。

  楼顶丢着些建筑板材,东倒西歪的,看来,刚才门卫大爷说这栋教学楼要拆掉是真的。

  季诺小心绕开那些长长短短的板子,一边拉着高落梅往前走,高落梅却挣开他的手,自己跑到楼边去看全校全景。

  “妈,你过来一点,我总感觉危险。”季诺觉得地上那些板子上有数不清的钉子或棱角,让人很容易受伤。

  他的话还没完,就见高落梅脚一滑,身子往外一仰,整个人就后倒去!

  (未完待续)

  美瓶美物: 

  有一种瘦,叫“天鹅臂”

  内裤被风吹走,我向老公坦白了秘密

  老公带回的破鞋,我送人了

  闺蜜男人心机外漏,我老公慌了

  往期好文:

  妈妈讨厌男人,却逼我去相亲

  妈妈请小时工,我婆婆来应聘

  白莲一歪头,靠在了我男友肩上(上)

  我爱上了爸爸的养子(下)

  偷生金主孩子后,她上门卖娃

  老公掏空家底救婆婆,我想离婚了

  - END -

  突然有点心疼高落梅是咋回事……当年的她,得到季唯仁或许不那么光彩,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,她操持这个家,照顾公婆,培养儿子,付出的艰辛却是实实在在的,好像有点骂不起来了……来点“在看”,一起期待精彩后续。

  好啦,一样,不管喜不喜欢,

  来了我家,就不许走了哦~

  关注置顶?“贰瓶子”,让我陪你很久很久。

 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

  你很美,很适合点在看哦~

文章标题: 收下公公二婚喜帖,我一见婆婆就逃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zjsw1688.com/article-95-153843-0.html
文章标签:喜帖  收下  公公

[收下公公二婚喜帖,我一见婆婆就逃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